香港佐嘉医务中心

[焦点关注] 杭州市滨江区:举报人信息被泄露遭报复性砍杀 真相何时大白?(转载)

[复制链接]
查看: 21|回复: 0

16

主题

16

帖子

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6
发表于 2017-7-4 18: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在2016年杭州G20峰会前夕,杭州市民刘菁(化名)向杭州市滨江区警方举报一起犯罪线索。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次举报没等来公安机关的表扬,却等来了被举报人的威胁和疯狂的报复。

北方姑娘远嫁杭州

东北姑娘刘菁在杭州打拼七年多,与杭州当地人冯超结识,两人确立恋爱关系后于2015年登记结婚。婚后生活倒也正常,并在年底有了自己的孩子。

2016年4月下旬,刘菁带着7个月大的孩子和父母一起回东北老家探亲。由于G20峰会当年9月将在杭州召开,杭州及周边地区安保工作升级,加上孩子太小,多年没有回家的刘菁决定在G20峰会举办后再回杭州。

在这短暂的分别期间,刘菁和丈夫冯超都一直保持联系。突然有一天,冯超在电话里说生意没法做了,要报复社会、要杀人。作为妻子的刘菁了解丈夫冯超的性格,非常担心他铸成大错。在向老家的片区民警汇报后,民警给她带来了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消息,经查:冯超1998年就开始吸食毒品,曾被强行戒毒两年;还因寻衅滋事被判刑2次,被劳教2年。这一切如同晴天霹雳打得刘菁手足无措。

“不管他以前怎样,现在他是我的丈夫,孩子的爸爸,我要维护这个家庭。”纠结得几天无法入睡的刘菁联想到丈夫电话里语无伦次、逻辑不清,怀疑他又复吸了,于是苦口婆心的劝他戒毒,不要做傻事。

“杭州马上要召开G20峰会,我真怕他去砍人惹出大麻烦。他的犯罪行为不但会连累全家,还会给杭州带来恶劣的国际影响,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了。”多次劝说冯超戒毒无果的情况下,刘菁只好鼓足勇气于2016年6月初拨通了杭州市滨江区长河派出所电话,举报丈夫冯超吸毒,希望警察能对他采取强制手段,避免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举报者信息泄露遭疯狂报复

刘菁万万没想到,这个举报电话竟惹来了后面的杀身之祸!

举报后的第4天,刘菁和父亲直接接到冯超的威胁电话。冯超在电话里称,因为刘菁举报他吸毒,要弄死刘菁全家。虽然刘菁在与冯超通话时否认了是自己举报的事实,但得知自己作为举报人的身份被泄露后还是惊恐不安,再也不敢联系长河派出所,更不敢举报冯超要报复社会和预谋杀人的情况,怕冯超再次得到消息后对自己不利。

2016年10月初,刘菁突然接到多家房产中介电话,问自己杭州市滨江区春江时代小区的房子是否确定要出售。非常震惊的刘菁在老家再也呆不下去了,2016年10月25日自己独自一人悄悄回到杭州。回到家的刘菁发现丈夫冯超并不在家,后通过丈夫的朋友得知冯超去香港游玩了。刘菁一人不敢在杭州久留,立即去绍兴的朋友家中小住。



11月8日上午冯超再次给刘菁打电话,称他已经把刘菁当作敌人。更让刘菁无法接受的是,冯超居然再次在电话里透露出是长河派出所的警察告诉他,举报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刘菁。冯超在电话中叫嚣要杀了刘菁全家。没想到,事隔2天,冯超的报复真的来了。

11月8日下午,冯超又多次联系刘菁,追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而这几次通话态度出奇的好。以为丈夫已经放下仇恨的刘菁立即给父母和孩子定了11月10日返回杭州的航班。

当晚7:40左右刘菁打电话告诉冯超,自己和父母孩子全部回到杭州家里了。在电话里,冯超告诉刘菁自己因为临时有事又去香港了,并称回来后要和刘菁好好谈谈。

2016年11月10日晚,以为冯超不在杭州而放松警惕并憧憬丈夫能浪子回头的刘菁与父母、孩子安然入睡了。

11月11日凌晨1时许,冯超悄悄潜回小区,对懵懂中开门迎接他的岳父和妻子掏出藏在怀中的尖刀疯狂砍杀。刘菁的父母出于保护女儿的本能,让刘菁抱着13个月大的外孙女躲回房间。两位老人冲在前面,也受伤最严重。刘菁的71岁的老父亲全身七处受伤,眼眶骨折,头部缝了20多针,眉骨旁的一刀差点伤及眼珠。胸椎、腰椎六节骨折,经过一次大手术才能站立起来。刘菁母亲左手手腕和左手臂内侧各砍了8厘米长的刀口,缝了20多针,有一刀紧贴着大动脉,医护人员也认为十分凶险。刘菁本人左手中指骨折。



在刘菁四次拨打110报警电话的震慑下,冯超携刀仓惶而逃。出门时还破口大骂,说下次还要杀刘菁全家。案发后凌晨3点左右冯超再次拨打刘菁电话,问刘菁家人在哪里,还叫嚷着要杀她全家。从医院治疗出院后却有家难回的刘菁和还未伤愈的父母不得不栖身酒店。

蹊跷的释放和取保候审

11月11日上午8点,冯超在当地海茵荟洗浴中心被长河派出所抓获。11月12日,在刘菁和她父亲的强烈要求下,长河派出所报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对冯超行政拘留14天。

11月14日长河派出所给刘菁出示了冯超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复印件。在此期间,长河派出所告诉刘菁,称冯超一直被羁押在拘留所。直至12月6日长河派出所警察才告知刘菁,冯超11月12日就已经被释放,实际上一天都没被关押。刘菁事后得知,被释放后的冯超每天都在酒吧和KTV和朋友喝酒、唱歌,完全不是一个“危险”的“高血压患者”的表现。



通过多方查询,刘菁得知冯超被释放的理由是患有“高血压三级,属高危级”,“在拘留所关押具有危险性,建议停止执行”。 最蹊跷的事,杭州市滨江公安分局领导2016年11月14日才审批同意释放冯超,但实际上冯超2016年11月12日就已经被实际释放。此外,在这份“萧山区公安监管场所建议停止执行行政拘留呈批表”后并没有依法附有冯超的体检报告,其真实的体检结果不得而知,是否确实符合释放条件也无从考证,程序存在瑕疵。

2017年1月25日,刘菁父亲的伤情鉴定历经两个多月,终于得出结论:轻伤一级。案件转为刑事案件,公安机关于2017年2月3日传唤冯超,并于2月4日再次以其患高血压为由将其取保候审。被取保候审后的冯超继续着自己夜夜笙歌的生活。

刘菁通过咨询律师得知,因冯超有多次前科,且其深夜持械伤人性质恶劣,该行为对社会具有较大的危险性,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担心再次遭到报复的刘菁对滨江公安分局将冯超取保候审提出质疑。在多次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刘菁于2017年两会期间去北京上访。后杭州市公安局和杭州市滨江区检察院委托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对冯超的身体状况进行严格体检,最终作出“冯超不适宜保外就医”的结论。

2017年3月14日,冯超终于被收监。据刘菁介绍,案发至今,冯超没有一丝悔意,也从未打电话赔礼道歉,更没有主动赔偿。

关于事情的进展,我们将继续追踪报道。(文/杭小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