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密语] 在秋千上嗯啊王爷要了我 不要啊真的受不了我求饶好不好

[复制链接]
查看: 571|回复: 2

322

主题

331

帖子

103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9
发表于 2018-1-17 21: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府院里门前的两个红灯笼才刚被家奴点着,红红的挂在风中,和寂静冷清的大街显得格格不入,而王爷府里面却是一幅莺歌燕舞的景象。她躺在床上,回想那日在秋千上嗯啊王爷就这样要了我…她喊着不要…王爷凌气逼人,真的受不了了我求饶好不好?而如今已今非昔比,身处王府深处的院子,她却被清冷疏落。仿佛那日在秋千上嗯啊王爷要了她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她眉眼轻皱,事后这一切太过平静了。

这一夜满天繁星,只听见前堂歌舞升平,而她芳心已逝…孤芳凋零!院子里还是附着一层薄朦朦的霜气,屋内,点着明明灭灭的烛火。桌椅摆放有序不染丝毫尘埃,案上的茶杯此时正腾腾冒着热气。正逢入秋,尽管屋内摆放着香味浓烈的花,都盖不过那股早晚湿冷的霉气。门外还有一棵葱葱郁郁的树,挂着一副秋千,那是她入王府以来最喜欢的一件东西。
这夜王爷从身后要了她…她的身体被翻过去,凌气逼人身材精健的男人如往常一般从身后压上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路点火,伸进她丝质薄衫内,手指挂在她肚兜边上,往下扯去!她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让她全身紧绷。又是酒味!想到今晚歌舞升平的前院,她扭动着身体,情绪激动的反抗,坚决不再让他从她身后进入她的身体。
王爷不要这样,我求饶好不好?她扭过身体,恼看着他,“每次都在夜里才见我,我真的是你娶回家的玩物吗?只希望王爷你不要这样可好?”被王爷压在身下她胸口剧烈起伏,她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一身钢筋铁骨,可这段日子王爷的态度和说的话还是将她所有的铠甲击溃,全都熔成了烫伤自己的铁水。王爷从来没在清醒的时候要过她,而且从来都是从身后要她,也没有在要的过程中看过她的脸、爱抚她的身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331

帖子

103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21: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爷欲要起身离开,刚刚一动,她便挺身勾住了他的脖子,强行将他拉向自己,“你不准走!看清楚我是谁!我是你的王妃!两年前,不是我逼着你娶我的,是父亲大人顶不住外界的压力,逼你娶我的!”两年前的事情被翻出来,此时王爷的酒意去了大半!他英俊的脸上寒霜瞬布,手指狠狠捏紧她的下颌骨,用了欲要将其碎裂的力度说道“若不是你耍的心机,你也不至于在这里受这份委屈!”

“我没有耍过任何心机!不管你信不信!” “你没有?”王爷不怒反笑,讥讽又阴凉,“那晚就是你灌醉了本王,给本王下药,不然我怎么可能和你共寝一床?要不是那一次,你的父亲大人也不会为了家族名声以死威胁逼我娶你!”眼前这位男人还是狠狠的再一次伤害了她,全城的人都知道那日的大婚,都是互相的你情我愿?而门前的老树下秋千上还留着荡漾的情味!
她的心中发苦,脸上却笑得骄傲,“那又怎么样!你最终还是娶了我!”“可我不爱你!我们之间一辈子都不会有爱。”“我才不稀罕你爱我!我对你的爱也早就在这种要死不活的院落里消耗干净了!”她歇斯底里的吼出来,她怕自己的声音太小会暴露自己的怯懦。怯懦会让她在这段不被偏爱的亲事中狼狈不堪。得不到才说不稀罕,至少这样还可以保留那一点点可笑又可怜的自尊。

王爷再次莫名生出一股怒火!他早已没了醉意,第一次在神识清醒的状态下扒掉她身上所有的衣物!“不就是要我看着你的脸吗?只要你承受得住!”她承受不住,自那次在秋千上嗯啊王爷浪荡过后从未如此粗鲁暴力过,他把她当成仇人一般,在她身体力冲撞着!

她含着泪说喊道“你是想弄死我吗?”“是啊!两年前,我就恨不得弄死你!”两年前,在老树下的秋千上我没羞没臊的说,“王爷不要这样啊,真的受不了了,我求饶好不好?”她在秋千上嗯啊王爷荡漾着秋千要了她…其实那时候王爷真是恨不得弄死她!她的骨架子被凶兽一般的男人拆得稀碎。王爷在她的身体里得到倾泻和满足后,如往常一般下床,穿上薄衫套上外套,再去另外一个房间睡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331

帖子

103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21: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坐起来,想着这两年的委屈和她们这毫无温度的亲事,“王爷,你把我休了吧,随便找个理由也罢,我全接受!”她拉着被子遮住裸露的身体,叹了声气, “所有的错,我都愿背了就算当初不是我心机设计的这出,如果你非要那么认为,我也认了,你休了我吧,找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

她从来不敢说“休妻”这两个字,好像一说出口,她那纯净得像水晶球一样的心和身体就碎了,可如今她知道了,她永远都得不到这个男人的爱,他就是块石头,她一辈子都捂不热。眼泪没从眼眶里流出来,全都流进了心里,泪水盐分太重,一下子把满是伤口的心扎得刺痛!

王爷正欲开门,顿步转身,看着她满是笑意的眼睛,他突然讨厌她这个无所谓的样子。嘴角扯出凉凉弧度,“休妻?你凭什么?”“我就把王妃的位置让出来那位姑娘不好吗?”她笑得依然灿烂。也正如你所愿。”王爷离开房间的时候重重关上了门,那嚣张的样子,是他王爷该有的姿态。
第二日,她坐在最爱的秋千上荡漾着,回想起那日在秋千上嗯啊王爷温柔地从身后要了她…她还很羞臊的回应着,她的眼里满是神伤。接着又在脸上展开笑容…王爷回到书房,案桌上放着一封书信,没名没姓,王爷拆开后就赫然看见“休书”两个字。他狠狠地将书信摔在案桌上!肺里有股火想喷出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惹他几次动怒!休书?她凭什么是先写休书的那个人!而她此时正坐在秋千上,头很沉,身体晃动,几乎让她要栽倒在地上。

她的父亲大人,为了夺回王爷府上的进谏权利,竟然设计了她的谎言和亲事。等权利到手,现在又要来策划妹妹和王爷的婚事!她的父亲还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妹妹!她在这个家到底算什么?而她成亲的两年不但没有家,连娘家也没有。她转身,她的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走路就像快要缺氧一般吃力,只能靠在秋千上闭目养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