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相亲记

[复制链接]
查看: 606|回复: 0

1

主题

1

帖子

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1
发表于 2018-5-7 09: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亲记
  吃完早饭,跟母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母亲突然话锋一转说:“别人问我你细儿结婚吧?我都开不了口,叫我么样说。你再不谈一个,叫我上人都脸上都没得光的。”我想重复一遍又一遍的对话又来了,“我的生活我自家来决定。别人爱说么子就说么子,你何必在乎?”母亲摇头,“不跟你说咯。”说着起身收拾碗筷,我也站起来收拾,母亲说:“你放这里,我来收拾。”我又讪讪的松手,她端着碗筷去灶台,再要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在桌上坐着,母亲忽然转身:“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么子不结婚?你谈?谈?不管么子事,两个人总是比一个人好,在外面,两个人有商有量,总比你一个人孤单好。俺上人担心你。一年过去又是一年,年年回来是个空的,看咯烦人!”我起身往外走,“我去外面逛一下。”
  回家前,我有很多理直气壮的理由,我有我的生活,我有我的方式,谁也不能干涉我,谁也不能强制我。可是真到了父母面前,好像都失去了力量,变得像是独自辩白。去二婶家拜年时,问起堂弟怎么没有回来,她说:“他在无锡开了一个店,过年要看店回不来。”我知道这是借口。回来前我问堂弟回不回去,他说:“不想回来。”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定亲了。我便问他是不是自愿的。问这个话的缘由,是因为他哥哥曾经在二婶二父的强迫下定了一门亲,到了后面又悔婚了,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堂弟说是强迫的,这么催着是因为连他表弟都定亲了,他大一些肯定要定亲。“那你了解女方啵?”他说:“根本不认识,我娘老儿看中的,又不是我看中的。跟她睡在起来,一点感觉都没得。我感觉是跟她走不到最后的。”我劝他不要勉强自己,他说:“这种事情没得办法,真是没得办法。”
  第二天吃早饭时,母亲说:“程楼垸的程叔打电话过来,说他家女儿回来咯。有空请你过去玩一趟。”昨晚母亲已经说起这相亲的时候,我借口说自己要赶着写东西就推脱了过去,这时母亲眼睛紧张地盯着我看,生怕我拒绝的神情,我想为了母亲不管怎样我还是走走过场也好。听到我肯定的答复,母亲松了一口气。饭毕,哥哥开车,我坐副驾驶的位置,母亲坐在后头,我手上拿着母亲已经准备好的礼包。程楼垸离邓垸不远,很快就到了,要相亲的对象是程叔的二女儿。虽说是只想走走过场,到了他家门口,我的心依旧紧张地砰砰直跳。母亲已先下车了,我问哥哥:“我需要下车啵?”哥哥看我一眼:“下去哎,怕个么子。”我只好提着礼包下车了。
  母亲、哥哥、我站在程叔家里宽敞的大厅,他们家里今天要准备“出方”。出方是我们本地习俗,过年后的几天会请亲朋来家吃饭。程叔跟母亲都是熟人,相互搭讪着,他说:“让年轻人自己去谈,有缘分就往下谈,没得缘分可以做朋友。”母亲说:“那是的。俺做父母的只能牵个线搭个桥,余下的路靠他们自己走。”正说着,要跟我相亲的女孩从楼上下来了,说实话她的长相的确不错,面容清秀,眼睛明亮,显得十分精神干练,她走到她母亲跟姐姐之间,帮着剥鹌鹑蛋。我感觉自己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看看门外的马路,又看看天花板的吊灯,再看看他们家人。哥哥和母亲跟程叔又谈了几句,就要告辞离开了,我也要跟着走。哥哥瞪了我一眼,说:“你跟女伢儿再了解了解噻。”我说:“我们都留了联系方式咯,以后网上可以聊的。”母亲把我往里面催,“你先在这里,我们先回去。”看着他们走开,我一想到要面对一屋子的人,就觉得坐立不安。倒是那女孩大方,带我到楼上大厅说话。
  女孩在绍兴做服装的外贸工作,自己独当一面,能力出众,虽然在外面发展得非常好,还是像把事业放到老家来做,“钱是挣不完的,还是要回家多陪陪爸妈。我姐姐离婚,新找的一个男人不靠谱,我弟儿又是个没得主见的人,虽说结了婚生了伢儿,还是要靠我爸扶着往前发展。我就是想回来多帮我爸爸。结婚,我爸爸也会尊重我的意见,但是我弟儿的婚姻我爸爸就不会这样。”她一边给我倒茶,一边压低声音说:“我弟儿的婚姻就是强迫的,他根本就不喜欢他媳妇,但是我爸爸非要他结婚。我弟儿说结婚可以,但是不要我跟她睡在一起,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她。那时候我爸爸把二楼的房门全部锁咯,我弟儿出不去。我妈在楼下做事儿,抬头一看我弟儿站在栏杆上要跳下来,她当场晕倒了。弟儿这个行为把我爸妈都吓到了。但是后来我弟儿还是结婚了,也生了伢儿,但是他每天宁愿跟我一起玩,也不愿意看她媳妇一眼。”
  “再说我姐,新交往的那个男人跟我姐姐同样都是二婚,定亲前,对我姐不晓得几好的,又是买钻戒,又是买项链,等到一定亲,睡了三夜,发生了关系,态度大转变。我姐姐嫌弃睡的床是那个男人跟前任老婆睡的床,想让那男人换一个。这个要求有什么过分的?想想都觉得怪怪的,要是我我也会这么要求。男方就是不同意,说我姐刁精,把我姐气得哭。我妈说忍一下就过去咯,我说绝对不行。女人又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凭么子要忍让?说起这个,我想起之前跟我相亲的男人,他是公务员,一来相亲就说我要是嫁过去,开个店帮他照顾一下老娘就可以。他把我当成么子咯?我妈妈说蛮好的,男人屋里有钱,就是开个店,收个钱,又不消操心的,到时候生个伢儿,几好的!我就问我妈妈,你把我供这么大,读了这么多书,是为了么子?做那种女人,只需要认得几个字就可以,我才不要做那样的人。后来男人娶了媳妇,最近正在闹离婚。”
  “另外还有个男的,原来也是来相亲的,对我有意思,在我屋里赖了半个月,我看他就是想我做个传统的家庭妇女,我不同意就算了。现在定亲几粗暴的,女伢儿还?定亲,就要她跟男的睡几晚上,再说定亲。那男的跟一个女伢儿睡了几夜,发生了关系,结果双方父母一碰头,说定亲的事儿,问女伢儿意思,女伢儿点头同意。但是男的就是不肯同意。我觉得女方的家长真是太把自己女儿看轻咯非常反感这种的。我希望双方都是平等的,谁也不是谁的附属品。前天我去我大父那边玩,跟他的媳妇儿春丽聊天,边上有婶娘就问春丽肚子里怀的是男伢儿还是女伢儿,要是女伢儿赶紧流的,要是男伢儿,生出来在屋里地位就高咯。我听完非常震惊绝对不要这种婚姻的。太可怕咯。”
  正说着,女孩的姨娘来了,坐在沙发上。她姨娘问:“你姐的事儿么样的啊?”女孩说:“那男人不是么子好东西!为了床的事情就骂我姐想钱想疯咯。”她姨娘说:“先把证儿拿咯再说噻。”女孩给她姨娘和我倒上茶,“不能这么样将就。”她姨娘喝了一口,继续说:“夫妻不是结结绊绊的。”女孩还要说什么,她姨娘转头说:“那柜子真是好看,哪里买的?”女孩说:“我姐姐也是有尊严的。”她姨娘探头细看那柜子:“几多钱?样式不错。”看他们忙着,楼下的客人也越来越多,我起身告辞。她留我吃饭,我说还有事情。走到马路上,我松了一口气,迈开大步往家里走。
  吃晚饭时,母亲问我相亲的情况,我说:“我们聊得很愉快,并达成一项共识:我们不适合。这个女伢儿很优秀,可以找个更适合她的人。”吃完饭去哥哥房间看了看电视,又出门准备往新屋去,见灶屋的灯还是亮着的,我打开门,一桌子碗筷还没收拾,母亲和父亲沉默地坐在那里,钨丝灯昏黄的灯光罩着他们。“你们为么子还坐咯?”我走进来。父亲抬起来看我,我走到哪儿他都一直看着我。母亲起身收拾桌子,父亲还在看着我。我有点承受不住,开门走出去。天空阴沉沉的,风从长江大堤那边刮来,看样子是要下雪了。
zhe36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