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密语] 给你时间去忘掉一个曾经深爱的人,你需要多久?

[复制链接]
查看: 10|回复: 0

168

主题

168

帖子

60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6
发表于 2019-9-12 11: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命运之神的一声叹惋,世间便重复着数不尽的恩恩怨怨。生命若那激流中摇曳的花灯,随风逐浪,无奈生死尽在那猜不到的偶然。戏台上光影变幻,剧情一幕一幕地重复,有人看出繁华,有人看出孤单。
  浮生未半心已倦
  母亲希望余书忱毕业后回到她身边,他却执意继续流浪。
  流浪的方向,江南。
  梦魂牵绕的江南,早已和梦里不一样。
  狭小的格子间办公室,隔开彼此的视线,也隔开了彼此的距离。
  他朝九晚五,过着平淡无味的生活,偶尔出去看看山水,回来写写心情,漫无天日,漫无边际,守着寂寥孤单,享受着被遗忘,被忽略的时光。
  城市夜晚的空气中弥蒙着伤感,漫天是思归人化解不开的思念。他吟着一首诗,哼着一首老歌,枕着万千思绪,悄然入眠。
  他对素素说过,只要有诗和音乐,他就能活下去。
  可是,蚀骨的相思无法用诗歌化解。
  夜凉风萧瑟的秋天,电台里一个主持人的声音和秋天一样。
  他把自己的忧伤寄给她,她每夜在节目里读。浓厚忧郁感染了她,也感染了无数个秋夜里的不眠人。
  出于好奇,出于一种惺惺相惜,那个叫叶子的 主持人说想要见他一面。
  他们约在一座小桥边,小桥弯弯似丽人的黛眉,眉顶一双人影长身而立,眸光交互,神色默契安然。
  她像久别重逢的故人,恣意笑弄他的改变。而她自己,洋红宽松的针织羊毛衫,浓烈的唇红,玉容清隽,眉目秀雅,如风中摇曳的一支虞美人。
  余书忱身着浅灰的夹克和洗白的牛仔裤,一双辨不清原色的运动鞋,须发草草梳理,目光如看惯世俗的暗淡。
  两个泾渭分明的人,居然似图交心。
  她说,当她一个人烦闷无聊的时候,会去城市里最热闹的酒吧,品着轩尼诗,让自己的理智被麻醉,用自由的身体,释放被囚禁的灵魂。
  余书忱说,他不需要这些,他念旧,只需要一首诗,一首歌,或者一杯苦味咖啡。
  2008年春天来临前,百年罕见的大雪下了整整半个月。江南天地间,白雪皑皑,让余书忱看得心烦意乱。
  一个人裹着厚厚的衣服,走在雪地里,眼见世界一片素白茫茫。
  他的心感到冷了,需要找一个人聊天。他找到叶子,他们彼此又说又笑,但是并不袒露心机。
  那夜,河边烟花绽放,他们并肩站在桥上看。璀璨的烟花在黑色的天幕上砰然炸开,他们张着嘴,随着人群欢呼,手舞足蹈。
  天上的烟花倒映在水里,照映在他们眼睛里,映到他们心里。
  烟花灭了,人群散了,世界平静如水,他们踩着残雪,像两个黑夜里的幽灵,走在闪烁的灯光里。
  那天是除夕,他们没有忘,只是谁也不敢提起。
  还是那家叫左岸的咖啡馆,还是那间二楼临窗的雅座,他们相对而坐。
  灯光朦胧,彼此猜着对方的心事,却努力深藏着自己。
  关掉手机,与全世界隔离。
  叶子点燃了一支烟,悠然地仰面,吐出了一只寂寞的烟圈,嘴角自得地微微上扬,那点笑,也寂寞。
  他们简单吃了点东西,忘记了今天是除夕,应该吃得奢侈一点。
  外面的气温更低了,窗玻璃上蒙着一层白色的水雾,那窗外的灯光,行人的笑脸,逐渐模糊。
  “余书忱,你为什么而活着?”
  她掐灭了烟,终于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语气顿挫认真,像在心里酝酿良久。
  知道为什么活,可能反会活得痛苦。不知道为什么活,但还是活着,这岂不是悲哀。
  她嘴角掠过一丝微苦,一个在职场上攻于算计,八面玲珑的人,会向一个索然寡味的人请教这样愚蠢的问题。
  “为了爱。”
  “呵呵哈哈。”答案毫无新意,但从他口中脱口而出,还是觉得无比荒诞违和。
  她拍案大笑,被口水呛着,咳得快要窒息。
  半晌平复过后,她抹了把呛出的眼泪,伸手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
  火光中,她看了一眼余书忱,声音平稳中仍带着一丝戏谑。
  “爱?是做爱的爱吗?”
  “是真爱!”
  听他语气坚定,意味深长,她夹烟的手在半空中一顿,秀眉轻蹙,认真地把烟拧灭在烟灰缸里,抬眸反问他。
  “真爱?什么是真爱。”
  他不回答,用手掌把玻璃上的水汽擦了擦,窗外的路灯下,路过一张张温暖甜蜜的笑脸。一位耆耋老人,被一群后辈簇拥着,欢笑洒满街道。一对年轻的夫妇,父亲抱着女儿,女儿手上拿着哧哧的烟花,不停地在空中画圈,花火的玫瑰红,映美她的脸蛋。一对年轻人,男孩骑着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走,座上的女孩手里捧着爆米花,抓一把往男孩的嘴里填,他们脸上幸福的笑容像天真的小孩。
  他沉默了。
  叶子说我们去喝酒,醉生梦死一回。
  他说我醉过,我醒了,不需要再醉。
  叶子说,余书忱我做你的情人吧,你真可怜,醉也不敢,醒着却痛苦不堪,我同情你。我给你女人的身体,寂寞是可耻的,你相信我,我不会玷污你高贵的灵魂。
  他无奈地笑着摇头,凝视她恍惚的双眸,尽管相识有年,表面无话不谈,但是,彼此贴近时却又觉得那么陌生。
  一夜宿醉后,叶子向他做最后的告白,她以为这一场醉生梦死应该能解开他的心结。
  “怎么样?现在可以敞开你的心扉了吧?让我了解你的内心,了解你的曾经,我们或许可以继续在一起,我相信你说的那种真爱,是存在的。”
  他喃喃地说,曾经有个人,叫易晓婵。
  “呵呵,你忘不了她的味道?”
  “她的心,让我放心不下。”
  她失望了,一个在此时此刻仍沉醉在风花雪月往事里的男人,他的惆怅,他的孤单,并不只是因为寂寞。
  天明之前,农历2008年的第一天,她和他说再见。
  说再见其实不一定会再见。
  在这个被誉为天堂的城市,现实令人心酸,无数孤独的灵魂,肉体被世俗奴役,虽然幸福对他们来说是那么遥远,他们却没有停止去追逐。
  雪融化了,是春天。
  春风又绿江南岸,始出囚笼的思念,从江南的天空向西闪驰而去,千丝万缕,散入茫茫楚天。
  他忘了,那一年走得太匆忙,把魂遗落在了W城。
  江城春光明媚,d大生机盎然,梧桐的新叶绿得耀眼。
  他在北区的张贴栏里贴着寻她的海报:素素,社长哥哥回来了。
  他回来了,不远千里回来寻她,可她早已不在。
  过错只是一时的遗憾,而错过则是永远。
  他们是彼此在人生旅途上绝伦的风景,因为绝伦,所以需要被错过。
  记得母亲曾经给他说过,千万不要错过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最爱的那个人。
  他没有错过那最后一班回家的车,但是他错过了那个他最爱的女孩。
  赛客倾诉:直到我脑死亡记不住了,不然是不可能忘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